关于印发《关于开展注册会计师行业“人才队伍建设年”主题活动的指导意见》的通知

2020-01-11 17:37:14   阅读3188

实盘体验金可以提现吗|《魔兽世界》大秘境故事会:别慌,我卖血养你啊

实盘体验金可以提现吗,作者:nga-西行寺无余涅槃

在我们公会,只要你来开荒,就有人带你低保。

但是如果车上有我,那可能就不一样了,第二天会出现一篇新鲜的故事会……

昨天,奶骑姐妹说找不到t,喊我打低保。

那我果断是一边111一边上线了,只见队伍里一个奶萨,一个奶骑,一个我。

然后奶萨切了元素,奶骑切了防骑,我切了戒律。

挺好啊,没让我切dps,我寻思。然后奶骑拽了个暗牧,我拽了个火厨,4远程队伍进入了17诸王。

火厨:???干什么啊打什么东西啊怎么又打诸王啊我出430带槽戒指了我毕业了我不去我要下棋。

我:打个工!打个低保嘛!要有爱不要魔兽世界!

选择诸王的原因是那个本我熟啊,就像我家一样,对不会算进度的防骑女士也友好啊,我还能顺便提醒下t哪波压力大,妙啊。

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靠谱,进本。

捅钥匙,驱一波小爬爬,打死一只石头人,来到老一房间门口,2只石头人带1只盾娘。

火法紧张地提醒我“这波你懂的”,并开了清醒梦境,我表示好的。

早就懂我这个副本必然沦为工具人,所以我根本没洗dps向天赋……

电萨很敬业地帮我打了两下,我反复bb着我来推我来推,手里划水,就按痛推盾娘,dps也不打,血也不刷。

因为按照经验来说,这波火法会开燃烧不用我输出,t也不怎么掉血不用我奶。

结果防骑直接中了两个头前顺劈并惊慌失措地开了无敌……

结果我看她突然残血条件反射交了活力导管+压制……

关心则乱嘛,你说说这不是真爱什么是真爱啊。

进老一房间,敲钟,先拉左边2只鶸战士。

打的有点慢,只见一群小爬爬都跑过来了,我们还没打完。

暗牧很专业,我也很专业,我们一人一个群驱,小爬爬直接没了。

火法悲愤地说道,“两个牧师在这里驱,我根本毛不到这波啊!”

我单知道燃烧开不好就不如鲨了他吧,我不知道他们火法连这个都要毛的。

接着右边一波2巫医+勇士+潮汐,在我的技能规划里,这波是全神盾+障+压制硬吃一波暗影箭雨,并且果断刷满t。

全神铺完,障放完,t蒸发了,并没有给我刷血的机会。

是的,我压制在门口那波打t没有伤害的石头人那交了。

这就让我想起团长讲过的一个道理,不管t多危险,戒律牧都不能随意改变技能安排,否则容易出事。

当时,是打风暴熔炉老2,他打战士t,死了好多次,不停地喷我们治疗怎么刷不起t。我一急,切了个神牧刷t,然后刷灭了团。

是啊,每个道理都是踏着队友和团长的尸体总结出来的。

跑尸回来,打掉门口那波,重新挑战潮汐使者。

火法羊了潮汐使者,并且不小心点燃给它打醒了。

我理解,他有这个意识已经很不错了,但是……

……灭了。

记得有个希腊哲学家说过,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然而我们用同样的灭法灭了两次。

“啊,打不过鸭。”防骑说。

“没事,我们拼掉潮汐使者了。”火法说。

“值了值了。”电萨说。

“我会上故事会么?”暗牧问。

“你觉得呢?”我微微一笑。

跑尸到门口一看,果然没有潮汐了,我们好像rng一样打出了一波极限5换1,不亏不亏。

明年争取32强,好吧。

这个房间比较吃打断,而我们,打断有点少。我推荐防骑换虚无粹源,因为后面奈何桥法系伤害也很多,结果她表示没有那个精华。

我理解,我由于懒得刷零件,存续之井至今还是蓝的,别提其他专精的了。

一路稳扎稳打,打死黄金风蛇,到4王房间,第一个开的是暗影箭王。

火法开燃烧了,女王果断心控了他,真是具有非常好的pvp意识。

我问,听说你们火法燃烧一半被心控就会自杀,是真的吗。

火法表示没事,他打完了。

我扫了一眼火法9w秒伤,想起几天前他和我抱怨开了英勇也很难打上12w但nga标准是火法爆发上不了12w就可以踢了。

我的意见是,转巨魔吧。

开闪电王的时候防骑还给电萨科普了一下可以通过击飞的方式打断闪电风暴,气氛欢乐而又和谐,美中不足的就是,我每波都刷重伤刷到没蓝。

明明已经改掉了必带永恒之潮的破毛病,为什么还是会这样呢。

最后一个是射箭王,我提示道,这波有点痛。

防骑说道,我离得太远辣,我过不去辣。

于是火法直接被射出波动之潮+春哥……

过了一会,防骑开始电梯,我说没事儿,我卖血养你。

我点了个活力导管,只见四个队友蹭蹭掉血,人手一个重伤。

我想队伍里的电萨同志一定很懂这个画面,毕竟他平时打的都是奶萨。

过去打一个黑妹,过去打一个射线人,大家在我“你们能不能躲躲射线啊”的声音中过了桥。

小软房间,他们快乐地毛着伤害。

我提示了一句燃烧好了,防骑有些跃跃欲试,想要把石头人也带过来一起a了,最后还是怂了。

为了我的心脏健康,怂点好啊。

老二无事发生,暗牧非常专业地开吸血鬼帮我奶,我非常专业地卖着队友的血养防骑。

过去奈何桥售票员,防骑站在路中间,说了句“咦这波就一个潮汐吗”,我顿时闻到一股年轻的坦克的气味,连忙提示这波有2个幽灵弹,非常痛,稍微注意一下。

延迟一会,怪刷出来了,只见防骑上去就是一个无敌嘲讽。

算了……我也说不出来有啥问题……

硬要说的话,这波又浪费了我一个压制……

唉我这人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潮汐死了,然而打断不够,t蒸发了。

这时暗牧吃了一刀切裂之刃果断也躺了,我内心毫无波动,果断点天行药水,却发现天行药水用完了。

一回头,火法已经一骑绝尘,跑到老二房间那边去了。

我一边喷火法一边踩着羽毛追出去,对自己上了个活力导管,开始猛抽火法的血。

真正的同伴,就应该同甘共苦。

我跑酷到一半,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再一看,那边电萨已经开始和土爹一起快把怪单刷完了。

一不小心,同伴被我们卖了。

我和火法暗牧纷纷表示,土爹牛逼。

防骑表示,土爹牛逼,可是为什么不能在我活着的时候放出来呢。

有道理,让萨满背锅吧。

小心地打完黑妹和胖子110,前面是盾娘,防骑觉得,可以跳了。

那么补进度就是要么打这波兽王要么打里面狂战士,我想着也差不多,就说我先隐身走了你们随意。

结果只有萨满挂了……

萨满:???你们怎么全部喝隐身药水了?

感觉就像是约好一起去化妆舞会,结果所有人都穿着晚礼服,只有他一个人戴着头套,浑身缠着卫生纸……

惨,萨满,惨。

捞起来萨满,开打。虽然是17层,但是是强韧,我没有在怕的。

第一个是翻滚哥,翻滚伤害挺低,盾都打不破。衰弱抽击的时候信仰飞跃帮防骑跑了个路,顺便科普了一下酒秃可以闪避这个伤害,这样就不用跑辣。

第二个是飞斧哥,防骑很有信心地表示,飞斧点了谁就报一下,可以用保护消。

然后飞斧点出来了。

我:点了暗牧。

防骑:咦为啥大家全部在掉血啊是一直中地上这个斧子吗我看不见啊。

我:点了暗牧。

火法:你就非得要满场乱转吗,你拉中间啊。

防骑:那我不是得要硬刚这个飞斧吗,这不能硬刚吧?

我:点了暗牧……

暗牧倒是没躺,我躺了。

还能怎么说,沉迷读毒奶,贪了呗。

厉害的电萨有工程战复,他过来电我。

只见一个狗子在我的旁边刨着地板,然后被飞斧刮一边去了。

狗子跑回来继续刨地板,然后又被飞斧刮一边去了。

狗子跑回来继续……

……我爬起来了,萨满躺了。

没关系我会继承他的遗志的,飞斧哥挂了,剩下一个图腾哥我们四个一样打。

我还没说话,图腾哥直接一个闪电箭把我扔死了。

知道了,把火法祭天吧。

我习惯性点了释放,萨满习惯性点了复生。

他在里边折腾了半天,说防骑跳水沟了,救不起来。

我在邮箱里拿了一下天行药水,发现防骑也释放了。

跑呗,我心想,刚吃了个天行药水,就发现防骑已经在那边坐飞机下去了,冲向了怪堆,然后空难了。

我只能默默跑到门口,隐身进去,再把小姐妹的尸体捞起来……

好,平复一下心情,并且科普了一下飞斧哥位置怎么带,重打。

无事发生,准备出门打祖尔。

打两个狂战士,防骑扛了两层切裂之刃,果断抛该。

我说,年轻的坦克,扛狂战士的奥义,就是不扛,不然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队友有多硬。

算了,虽然防骑女士是第一次扛诸王,她还是非常有责任感的,不像有些dht,一看到切裂他就大跳。

拖尸体打完狂战士,过去祖尔。防骑那是一顿梭哈,无敌也交辣,春哥也交辣,远古列王也交辣,翅膀也交辣。

事后,防骑很快乐的发现自己的自疗比我的奶量高。

这不是正常,我说,压制什么的又不算治疗量。

然后火法点掉了身上的恐惧怪buff,表演了一个当场去世。

我知道他可能是想娱乐一下大家的。

尾王无事发生,除了恐惧+劈刀比较克防骑。

第一轮靠战栗图腾,第二轮靠痛苦压制,第三轮靠战复。

我想起暗夜要塞的魔剑士,有一个技能,叫防骑俱灭。

工程战复需要读条,这中间的时间,足够他再来一个防骑俱灭,而这个技能是无视距离的,很有可能劈到无辜群众。

我和火法作为诸王老油条,毫不犹豫地纷纷渐隐。

暗牧反应最慢,所以他被劈死了。

防骑从地上爬了起来,我急忙点了个活力导管,开始卖血养她。

很奇怪啊,这个达萨看起来也没啥技能,怎么每次都能奶将近5万呢。

我们一顿王八拳,终于把达萨给放倒了。

想想看,才超时了20分钟,甚至有些顺利。

电萨说,嗯,回去得多做点工程战复。

我说。嗯,回去得多做点天行药水。

防骑说,唉,可能以后他们都不愿意和我打低保了。

讲完了。排版的事想起来再说吧。

今天一个伙伴问我,为啥故事总是诸王。

我回答不是,其实除了监狱,每个副本都有故事会的。

只要有缘,自由镇也能灵车……晚安。

万博官网app苹果版下载